回望歷史,沈陽作為“共和國工業長子”在建國初期和一五計劃中為國家建設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在我國已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的今天,沈陽的工業地位被蘇州取而代之。但是,2021年《東北全面振興“十四五”實施方案》的印發,體現了國家對東北地區持續地支持與信心。沈陽作為遼寧省會,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未來如何重振雄風?本篇將通過沈陽與蘇州的對比分析,摸索沈陽的復興之路。

  近年沈陽GDP增速低于全國,第二產業產值占比下降。根據官方數據,在2016年至2020年間,沈陽GDP增速分別為-5.8%,3.5%,5.4%,4.2%和0.8%;全國同期GDP增速分別為6.8%,6.9%,6.7%,6.0%和2.3%。就產業結構而言,2016年沈陽的第一、二和第三產業GDP占比分別為4.7%、35.9%和59.4%;2020年第一、二和第三產業GDP占比分別為4.6%、32.9%和62.5%,與2016年比較,沈陽2020年第二產業比重下滑較大。相較于沈陽,蘇州2020年三類產業GDP占比分別為1%,46.5%和52.5%,第二產業占比高于沈陽13.6個百分點。
  上市公司市值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方吸引資本的能力。相較于沈陽,蘇州民營經濟更活躍,上市公司體量更大,融資渠道更充沛。截止2021年12月底,沈陽共有25家上市公司,總市值為2246.85億元;蘇州共有109家上市公司,總市值為12770.96億元。其中,沈陽的國有控股上市公司有12家,數量占比48%,民營控股上市公司有10家,占比40%;蘇州的國有控股上市公司有8家,占比7%,民營控股上市公司有88家,占比81%。沈陽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占比高,蘇州民營控股上市公司超八成,反映了蘇州更活躍的民營經濟。上市公司利稅占財政收入的比重反映了上市公司對于地方經濟的貢獻與帶動作用,2020年蘇州上市公司利稅371.4億元,占當地財政收入比例為16.1%;沈陽上市公司利稅30.9億元,占當地財政收入比例為4.2%。
  遼寧是東三省中唯一的沿海省份,而港口是對外貿易的基礎。沈陽雖不是沿海城市,作為省會的中心城市輻射力為其出口增添優勢。2019年沈陽的進出口總額155.6萬美元,其中出口總額為45.9萬美元;蘇州同期的進出口總額達3190.86億美元,其中出口總額1920.40億美元。發達的對外經貿為蘇州工業的發展增添了巨大優勢,沈陽在對外經貿方面仍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沈陽振興需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精準定位產業方向,繼續走工業立市之路,加快發展上市公司。沈陽前路輝煌,未來可期。